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辰海资本:人群族谱迁移背后也有消费降级需求
* 来源 :http://www.itadiboa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8-25 00:15

  所幸,酬勤。他很快完成了第一期人民币基金的募集,陈尘笑谈,我的运气和人品还是不错的。

  虽然当时的资本市场正经历断崖式下行,他的两个前东家都已“如日中天”,他仍然选择离开,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。信心满满的陈尘将基金管理公司命名为辰海资本,是希望未来的征途如星辰大海一般。但是他能否重新开辟一片广阔的蓝海,还有待时间和业绩的证明。

  虽然在那样一个资本市场惶惶的节点上,陈尘依然迅速募集起一只规模达到5亿的人民币基金。并在接下去的一年时间里,投出近20个项目。因此,江湖送了陈尘一个绰号“快手”。

  陈尘分析,“有些行业的风险很大,但是早进去的收益也大,这个时候我要控制好头寸。说白了,在风险跟确定性最平衡的时候,应该放钱进去,而这个平衡点与项目的阶段并无直接关系。”

  放眼一级市场、二级市场、人民币基金、美元基金,陈尘发现投资互联网和新经济的一级市场人民币基金相对较少,而国内的A股市场又缺乏优秀的TMT行业的可投资标的,那么一级市场的TMT人民币基金仍然是可以大有作为的。

  陈尘表示,在后互联网的时代,投社区、投工具或者是比较轻量级的互联网创业已经越来越少,更多的是互联网工具去包括消费和服务领域在内的所有传统产业。

  再比如日本的优衣库。日本最近十年处在经济停滞,因此他们需要穿性价比更高而不是奢侈品之类的的衣服,这也是优衣库在日本火爆的原因。

  陈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与此前在景林资产一样,当时的状态同样是在创业公司自己拓荒,开拓市场,和当年那个拓荒过程基本上是一样的,心理状态也是一样的。

  2007年底,陈尘进入了尚未像今天一样耀眼的华兴资本,作为投行财务顾问参与了PPStream、宜搜等多家互联网和高科技企业的并购和投资项目。

  他表示,“我从2007年进入投资行业后,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、2012年的欧债危机和2015年的资本寒潮,每次危机都有非常明显的牛熊,关于如何投资、如何退出,从这三次危机中都可以学到一些经验和教训。”陈尘的过往经验也给了之前与他有过合作的LP充分的信心。

  陈尘强调,中国有着全球最大的市场,但人群图谱迁移并不一定是消费升级,有可能是消费降级,只不过这个时间点不好判断,有可能再过几年。如果未来中国经济增长还这么缓慢,会有消费降级的需求。

  在基金成立之后短短一年间内,辰海资本已经投资了摩比神奇、熊猫直播、时间海、伐木累、九橙、FellowPlus等近20个项目。

  他以小米为例。小米所谓的极致性价比,说白了就是一种消费降级。中国人的消费有一定趋同性,也有一定分散性,有的人好面子,就买贵的像三星、华为等产品,也有人偏好性价比,要买同样配置里最便宜的,会选择买小米,消费降级的市场空间也很大。

  陈尘解释,即使技术本身没那么好,但已经是一个产品了,那么OK了。比如科大讯飞,此前只有语音合成技术没用,最后在不断试错之后,终做成讯飞输入法,才体现出技术产品化的价值。

  “一年左右时间,我们投了近20个不同阶段的项目,有的项目可能几千万,有的项目可能只有几百万。”陈尘介绍,投资不能平均用力,肯定要有侧重点。

  在2015年7月股灾发生时,陈尘从景林资产离职,创立了辰海资本。他从一位VC行业的投资人,亦成为了一位VC行业的创业者。

  陈尘解释,做一级市场跟二级市场不一样。二级市场只要你想买随时可以买某只股票,但是VC或PE是一个间断性的函数,不是随时可以往里面放钱的,只有在某几个时间点上,公司才融资,那这个时候提前用最小的一个头寸数清楚自己的定位。

  2010年之后,陈尘加入了景林资产,彼时,景林资产的一级市场业务刚刚起步,二级市场业务进入高速发展期,景林任职期间,陈尘主导投资了大众点评、达达、迈外迪、韩都衣舍、全峰快递、雷锋网、老虎证券、淘粉吧等项目。

  陈尘分析,选择技术升级而不是特定的技术领域,是因为技术领域投资的坑比较多。“相对技术本身的分类如AR、AI、大数据、清洁能源、先进制造等而言,我更看重企业技术产品化的能力,一定要看细分应用场景。”

  “唯一有所区别的是拓荒的内容。当年的市场拓荒主要是找项目,找到好的项目,创业者信任并接受你,而现在增加了资金募集和基金管理的压力,需要有很多额外的时间跟LP和团队去沟通,告诉他我为什么要投。”陈尘介绍说,这跟创业融资几乎一样,选择在正确的轨道做正确的事情。这也是他打动LP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从螺丝钉到创业者。工科出身的陈尘,虽然是一名80后,但已在资本市场打拼了近十年,在此期间,他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伯乐,包凡和蒋锦志。